艽野尘梦

May 17, 2016

第一次听说《艽野尘梦》是快读到大冰的《他们最幸福》最后的时候看到的。大冰提到了想去徒步行走羌塘无人区正是由于受到了艽野尘梦的影响,并且他也在书中简要的介绍了陈渠珍的这本著作。出于好奇,我也拿起了这本也是我第一本阅读的文言体的书。过去初高中时期因为苦读文言片段而积累的单薄的功底也发挥了一次远离考试的作用,余心甚慰。

《艽(jiao)野尘梦》是民国时期陈渠珍所著的笔记。其中“艽野”一词出自《诗·小雅·小明》的“我征租西,至于艽野”,意思是“远荒之地”,而这里指的就是西藏。全书记录了陈渠珍在清末辛亥革命前后出入西藏的刻骨铭心的记忆。

作者陈渠珍(1882-1952)是著名的“湘西王”,一生历经三朝官场。晚晴时他先毕业于湖南武备学堂,而后在新军任三营管带;民国时期他统一湘西,并经营湘西数十载;在新中国成立以后,1950年,他赴京参加了全国政协会议。在丰富的人生经历背后,他还是一个爱书之人。陈渠珍的书记,也是后来的著名作家沈从文先生回忆他时提到,“平时极爱读书,以曾国藩、王守仁自许,看书与治事时间几乎各占一半。在他的军部会议室里,放置了五个大楠木橱柜,柜里藏有百来幅自宋及明清绘画,几十件铜器古瓷,十来箱书籍,一大批碑帖,和一套《四部丛书》”。

而《艽野尘梦》也曾于1940-1942年间在《康导月刊》连载。而后藏学家任乃强先生为其做注。于1982年和1999年分别由重庆出版社和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我阅读的版本是2011年由朝华出版社出的kindle版。

介绍完此书及其作者的基本背景,再来聊聊我对此书的些许印象。《艽野尘梦》着墨于大量的切身相关的历史事件。从最初的入藏,到在西藏波密剿匪,而后哥老会夺权,以致陈渠珍寻思返乡,再误入羌塘无人区,最后抵达长安止。但是诸多描写中,出作者自身所见之历史事件和相关人物外并无刻意描写某一个人物角色。唯有其藏妻西原,经常不经意间提起,确让读者对她的品质印象极深。大量的后记,书评都对其称赞有加着重评论。我也不免俗的要对她称赞一番。西原原是藏地营官加瓜彭错的侄女。一日加瓜彭错宴请陈渠珍,并让西原及其他在宴会上表演骑马把杆。而西原连拔五竿引起了陈渠珍的注意。在觥筹交错中,加瓜彭错许诺讲西原许配给陈渠珍,而陈渠珍也是醉意朦胧中答应。几日后,加瓜彭错竟然真的将西原送至陈渠珍的府邸,陈渠珍非常惊讶,但是还是欣然接受了这桩婚事,其中原由不可深究。而后在平定波密的战事中,西原也是横刀立马,与将士一起出站,更解围困之危。至此我们见识到了西原的女将之风。随着内地革命,藏地的军队政权发生更迭,陈渠珍处于自身安危的考虑,让西原及100多人的小部队横跨羌塘返回内地。西原带着母亲给的红珊瑚饰品泪别母亲,追随陈渠珍前往死地。由于大雪隆冬,又没有GPS的定位,一个喇嘛向导带领着这支队伍向死亡前进。不出几日,粮尽,又几日,牲畜都吃完了。在没有下雪的日子里,大家就打野兔、野羊为食,但是遇到连续大雪天,没有野味,出现了吞食死去同伴的尸体。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西原仍旧为陈渠珍省下自己的口粮,并称自己可以挨饿,但是陈渠珍必须要吃饱指挥队伍。为了避免同伴杀死随行藏童来吃,西原独自提枪出猎。

在描述羌塘惨状时,有两个时刻分外精彩。一个是最后的几根火柴。另一个是截杀喇嘛团队。虽然这两个故事都与西原无关,但是却必须要在这里强行提到。

在大家只剩最后20来根火柴的时候,就集中保管到了陈渠珍手上,由他来分配使用。每次使用的时候,大家都先立成人墙,有点像足球里的人墙,但是这里必须要密不透风,然后另一人在人强中用火柴点燃牲畜粪便,等到有一点烟的时候,再令人墙分开一道缝让微风把火堆吹旺。众人齐心协力,为了能成功的点燃每一次火。

然而在后来遇到喇嘛团的时候,期初相安无事。喇嘛团也给了他们食物,还许诺要在分别时给他们再留一些食物。然而在分别前一天,陈渠珍发现了士兵有截杀喇嘛团的企图,但是他害怕士兵会集体谋害自己(也可能是他自己也是想的,却不想写在书中),没有当众阻止。第二日,喇嘛团帮士兵们整理好食物,并且连同几批骆驼一起留给他们,在分别时,6个士兵却突然开枪相向,而喇嘛团发觉后也立马开枪回应。打死两三个喇嘛后,其余喇嘛骑着骆驼逃走了,而原来留给陈渠珍他们的骆驼受惊于枪声也背着食物逃走了。至于这六个士兵也是5死1重伤不能行。而余下的人却不愿携带重伤员前行,就把他遗弃在荒原等死。六个人虽无人性遭天谴,然而余下的人在人性上也未必比他们高级。

再回到西原的爱情故事,最终连带西原和陈渠珍,仅有7人逃出无人区回到长安。上天不公,西原在长安时却染上天花,病逝在长安,而陈渠珍当时穷困的无法厚葬西原。全书以“述至此,肝肠寸断矣。余书亦从此辍笔矣”做结。我不喜陈渠珍的行为和心性,却深深的被西原感染。

一个藏族女子,为其夫做到如此,感天动地。我并不确定是爱情的力量,或者是她的心性让西原如此。我更相信这是西原的心性。但是无论是什么,在死亡面前,任然处处为夫君考虑,愿意做一切,也愿意死在夫君之前,是值得赞叹的大女子。

 

Yingzhou Li

Discussion

I'm a graduate student at Stanford University. Follow me on Github and Bitbucket. Hopefully, you will find my code useful. You are also welcome to either email me or post comments below to discuss on these posts.